Author Archives: cheanchung

【公正报】新经济模式已死?论纳吉政经政策大转弯


让我们把时光倒带六年。2010年3月10日,首相纳吉公布“新经济模式”,以取代新经济政策,务求让国民平均收入倍增,进而在2020年之时晋身先进国的行列。

国家文件乃执政政权自设的施政目标,因此宜适时检视监督,以确保政府言而有信,言行如一。否则的话,再多的政策、政纲或宣言,最多只能算是政治修辞(Political Rhetoric),更糟糕则沦为愚弄并混淆人民的政治宣传(Propaganda)。六年悠悠过去,由国家经济顾问团(National Economic Advisory Council)拟定的新经济模式,至今是否有遵循其政策?巫统与国阵有否对症下药?该政策达到了什么目标?忽略了哪个方面?让我们一一检视。

“新经济模式”开宗明义地表示,马来西亚需要一个大幅度的重整(Major Overhaul),而不能够继续“修修补补”的工作。在经历数十年的成长之后,我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第4页),过去让我国成长的方式业已不能再带领我们前进。因此,政府必须“正视事实并做出艰难的决定。”新经济模式分析的课题如下:
1. 生产力:若我国无法随着其它国家提振生产力与生产成本,出口将会出现问题,进而影响国家就业与收入。我国出口大多在电子产业与油棕石油等原产品。大部分出口产品都有大量的入口组件,导致其出口增值量偏低。
2. 私人投资:私人投资自1998年金融风暴后没有恢复。在某些商业领域,政府与政联企业的过度参与已阻碍私人的投资。另外,在马来西亚经商依然困难重重,致使我国不再是投资好地点。
3. 高技术/高薪资工作:许多工作机会依然属于低技术层级。我国创造不够多的高技术/高薪资工作,并导致高技术工作的比例在各个领域中持续降低。许多雇主不高薪聘请员工,反而依赖低技术外劳与价格廉宜的资源,以生产低增值物品或服务来获利。
4. 生产力提升太慢:97金融风暴前,我国劳动生产力的增长是区域最快的。这显示我国缺乏创意,而这亦印证在全要素生产率(Total Factor Productivity)与教育产出(Education to Output)的增长停滞上。
5. 人才:我国不仅未能开发人才,甚至现有的人才也离开。在2007年,高达80%的劳动力仅有大马教育文凭资格。另外,缺乏技能、没创意、英语能力差等,连续多年成为雇主不聘用员工的原因。
6. 贫富差距变大:我国面对的不平等问题更严峻。2008年,只有顶层20%的家庭收入强势增长,底层40%的平均收入增长最少,大部分仅获得少过1500令吉的收入。

“新经济模式”预设若我国经济在2011至2020年之间能够每年平均增长6.5%,那么在2020年,我国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将达到1万7700美元。当然,过去五年的经济增长,皆未能达到这项目标。那意味着在2016-2020年,我国只有在发生经济奇迹的情况下,才能够在2020年愿成为先进国。若包括最近马币大幅贬值的惨景,先进国是否只是个海市蜃楼?

马来西亚经济增长(%)
年份 经济增长(%)
2011 5.3
2012 5.5
2013 4.7
2014 6
2015 5

无论如何,“新经济模式”报告建议的八项策略性改革倡议(Strategic Reform Initatives, SRI)依然铿锵有力,也是改革马来西亚的重点:
1. 重新为私人界注入活力
2. 开发有素质的劳动力与降低对外劳的依赖
3. 创造竞争力的本土经济
4. 增强公共领域
5. 透明且对市场友善的扶弱政策
6. 建立知识基础与设施
7. 增强成长的源头
8. 确保可持续的增长

根据以上的改革倡议,报告建议的主要落实层面概述在以下方面:
1. 把援助输送到底层40%的家庭,其中77%是土著,大部分来自沙巴与砂拉越。这底层的40%必须获得适当培训。
2. 透过透明的流程,确保大家获得公平的机会。
3. 以需求和绩效为主来分配资源,以确保能力、收入与生活素质的提升。
4. 良好的体制以方便监督与能够有效落实政策。停止泛滥的寻租模式与恩庇政治。
5. 改革公务员体系,提升或重新培训他们的技能。
6. 环境与发展应该扮演同样重要的考量,以绿色GDP代替现有经济产出的计算方式。

要如何衡量政府落实报告的进度呢?笔者采用一项粗糙的方法,便是把新经济模式报告建议落实的数十项政策一一列出,再根据已知的现况整理出“未实施”与“部分实施”的部分。此等归类固然草率(许多人势必不赞成我国政府有任何改革教育模式的意愿),许多层面亦可争辩(譬如对贪污零容忍的定义),加上许多难以断言的建议也未纳入清单等,但若一览未实施的部分,明确显示政府并没有落实新经济模式,反之姑息甚至纵容既得利益集团。

未实施的政策建议:
1 废除入口准证制度(AP)
2 通过电子政府推介包含州与地方政府的“一站式”执照申请审批服务
3 在私人界有效运作的产业,降低政联企业参与
4 全面铺设宽频
5 确保政联企业不受政府保护,并以商业基准运作
6 为失去工作员工提供劳工安全网
7 设立公平机会委员会(Equal Opportunity Commission)
8 设立转型基金,让企业在改革期间能够获得协助
9 对贪污“零容忍”
10 采纳国际标准,以提高国家财务透明度
11 重新检讨所有政府的科研基金
12 设立如台湾工业技术研究院般的商业化卓越研发中心
13 执行政府于2007年宣布的国家创意模式(National Innovation Model)

部分实施的政策建议:
1 在所有层级政府落实透明有效率的采购
2 在创意与科技方面支援中小型企业
3 提高教育机构的自主性与问责
4 提高英语水平
5 让州与地方政府在地方执行任务
6 改造马来西亚生产力机构
7 确保政府采购支持本土创意方案
8 改革教育模式:从死记硬背到创意/批判思考

从上表可以看出,许多政策一旦落实,势必开罪寻租者(废除入口准证、一站式申请执照、反贪等)、大企业(降低政联企业参与某些产业、提供劳工安全网等)与反动的公务员群体。这些强大的既得利益集团着眼于现成安逸与唾手可得的利益,势必构成改革的巨大阻力。

新经济模式报告亦清晰地指出,有三个原因导致改革失败:利益攸关者因没有在政策形成初期参与而显得兴致缺缺、利益集团的强大阻力,以及由于缺乏政治意愿或行政单位的固有弱点,而导致改革未能专注并长期落实(第110页)。

由此可见,欲让该模式成功,最重要因素是政治意愿与领导能力,以解决既得利益集团的阻力,并带领人民准备应对改变。巫统与纳吉政权有这项远见吗?

答案呼之欲出:没有。纳吉在报告出炉初期,的确极力展现开明、改革与果敢的形象。然而,许多转型工程,无论是政府转型计划、经济转型计划或大马计划,并不是大刀阔斧地实际落实改革,反之避开关键部分,而仅在既有狭隘的空间内大做文章。乍看之下,短期内或有改革的外表,但只要长期检视之,其改革内涵是空洞、浮夸且口号式的。

首先,在宣布新经济模式不久,纳吉便于2011年2月初成立土著议程领导单位(TERAJU)、2011年7月设立高绩效土著企业(TERAS)、2011年8月设立20亿令吉的便利基金(Dana Mudahcara)、2012年11月则在各个走廊计划设立土著议程领导单位办公室,专注扶持土著精英与资本家,与扶持下层40%的精神渐行渐远。

纳吉政权在2013第十三届大选失利后,更直接把新经济模式束之高阁。巫统/国阵首先在该年9月14日推介土著经济理事会(MEB),并扬言将保证土著的股权与资产的拥有权 。随后则成立更渗密的组织加强掌控土著议程:
2013年11月 在所有24个部门成立土著经济增强单位(UPEB)
2014年1月 以1亿令吉成立土著创业机制(Superb)
2014年7月 设定政联企业必须扶持土著企业的绩效指标
2014年11月 推介土著成绩单
2015年4月 重新推介国家企业家机构(INSKEN)

以上所述,印证了纳吉政权政策的大转弯:从看似欲落实新经济模式的伪改革者、向既得利益者妥协分赃的机会主义者,到以种族名目合理化其强化党国资本主义以扶持朋党与土著资产阶级的反动派,别说新经济模式,就连当初新经济政策的精神,也差得远了。这种没有理念只有掠夺、没有意愿只有愿意、没有道德高度只有贪腐深度之辈,正是新经济模式猛烈抨击的对象!


行文至此,不禁叹息:当初纳吉亲自揭盅,由多名国际知名经济学者撰写的新经济模式,如今是否由他亲自杀死了?我尝试登录国家经济顾问团网页(www.neac.gov.my)一探究竟,却发现该网页与新经济模式一样早已湮灭。新经济模式已死,国家还会远吗?

×本文也刊载于《公正报》。有兴趣购买者请联络010-9020925。

新闻文告 – 莱纳斯11万吨固体废料仍未有解决方案 李健聪:政府何来信心处理核电厂废料?

人民公正党青年团宣传主任李健聪今日揭露,莱纳斯稀土厂自投入运作以来,预计共生产了约11万4千吨的水沥滤净化固体(简称为WLP)废料,而当局迄今未提出任何具体方案,因此该废料仍然被堆积在莱纳斯稀土厂内!
yanie 2
李健聪表示,根据莱纳斯稀土厂的报告与资料,估计莱纳斯稀土厂迄至2016年12月,一共生产了3万5千吨稀土,且一并生产了11万4千吨的WLP废料。

“由于莱纳斯稀土厂迄今仍未兴建永久储存糟,因此该废料如今仍然被堆积在关丹格宾的莱纳斯稀土厂。”

稀土生产过程将产生三种辐射废料,既烟气脱硫渣滓(FGD)、底流中和固体(NUF)及水沥滤净化固体(WLP),其中WLP废料的辐射量最高。

李健聪也是彭亨州士满慕州议员。他质疑莱纳斯稀土厂针对其废料处理的解决方案,并表示只要莱纳斯无法提出具体的废料处理方案,其辐射性废料就如一颗被置放在关丹,随时会爆炸的计时炸弹!

“莱纳斯于去年杪表示已研发出将辐射性废料加工为泥土,并可提升农作物的收成[1]。然而,德国应用生态学研究所(Oko-Institut)高级研究员格哈德舒密在2013年针对莱纳斯稀土厂发布的科学评估报告表示,若根据莱纳斯现有的废料管理方式,莱纳斯计划循环稀土的废料和公开使用有关循环废料之谈,在科学和技术上都是“无稽之谈”(nonsense)和不可行的[2]。”

“此外,莱纳斯稀土厂外储存废料的临时设施究竟可装置多少的废料,原子能执照局是否有定期进行检查,测试废料是否出现泄漏,辐射废料是否已经渗透入临时设施的地面与地下水?国阵政府怎么能够单凭莱纳斯的片面说辞,就相信其废料处理方案不会带来任何的影响与反效果呢?”

李健聪也强调,国阵政府在莱纳斯稀土厂投入运作超过五年后仍然无法解决其废料处理的问题,一旦一意孤行兴建核电厂计划,将面临更棘手的技术问题,并将对民众的安全与健康带来更大的威胁。

“首相署部长南茜表示马来西亚已准备就绪以推动核能,那么国阵政府究竟打算如何处理核发电所生产的核废料?半衰期达数万年的核废料将被置放在哪里,政府如何确保其处理方式是安全的,并确保在数千年,甚至是数万年以后,所兴建的设施不会出现问题,并发生核泄漏问题?”

“此外,尽管莱纳斯所产生的是只是相对低放射性的辐射性废料,政府都无法提出一个让人信服的方案,如何让人相信马来西亚有能力应对核发电厂的核子燃料棒等高放射性废料?”

李健聪严正敦促国阵政府吸取莱纳斯稀土厂废料处理的教训,务实发展再生能源,取消在马来西亚兴建核电厂的荒谬计划。

[1] http://www.enanyang.my/news/20161209/实验证明农作物更茂盛br-莱纳斯废料加工变肥料/

[2] http://www.sinchew.com.my/node/1300856

AMK: Tandatangani Konvensyen Pelarian 1951 Bukti Ikhlas Menyelesaikan Isu Rohingya

AMK: Tandatangani Konvensyen Pelarian 1951 Bukti Ikhlas Menyelesaikan Isu Rohingya

Saya merasa kesal dengan keputusan Kerajaan UMNO/BN yang tidak mengambil inisiatif dan menandatangani Konvensyen Pelarian 1951 (Refugee Convention 1951) untuk melindungi hak asasi warga Rohingya yang memerlukan pelindungan daripada Kerajaan Malaysia tetapi bukan menggunakan Projek Perintis Kebenaran Bekerja sebagai wayang dalam isu Rohingya.
22214_372934209567277_6423037350870531376_n
Sedangkan Perdana Menteri Malaysai Najib Razak telah menganjurkan satu himpunan solidariti bersama Warga Rohingya pada bulan Disember tahun lepas, kami tidak akan melupakan pendirian Kerajaan Malaysia yang tidak berperikemanusuaan dan enggan memikul tanggungjawab bersama ketika isu pelarian Rohingya berlaku. Malahan terdapat warga pelarian Rohingya yang telah dilarang untuk masuk ke Malaysia pada ketika itu.

Saya turut merasa kesal terhadap Kerajaan Malaysia yang tiada pendirian tetap dalam isu Rohingya dan segala susunan seperti Himpunan Solidariti dan Projek Perintis Kebenaran Bekerja cuma merupakan satu sandiwara politik kerajaan Malaysia.

Saya turut mendesak Kerajaan Malaysia supaya menandatangani Konvensyen Pelarian 1951 dan membuktikan bahawa Kerajaan Malaysia ikhlas dalam menyelesaikan isu pelarian seperti yang ditimpa oleh Rohingya. Cuma dengan termeterainya Konvensyen tersebut, hak asasi warga Rohingya seperti kebebasan beragama dan bergerak, hak untuk bekerja, pendidikan dan dokumen perjalanan akan diiktiraf dan mereka tidak boleh dihantar balik ke Negara asal selagi masih berhadapan dengan ancaman di sana.

Di samping menyelesaikan isu Rohingya, Kerajaan Barisan Nasional seharusnya mencai jalan penyelesaian bagi isu pengangguran yang serius di dalam Malaysia.

Jabatan Statistik Malaysia dalam statistik terbaru telah melaporkan bahawa kadar pengangguran warga Malaysia pada bulan November 2016 telah meningkat sebanyak 8.3% dan jumlah warga Malaysia yang tidak bekerja telah meningkat daripada 471 ribu orang pada tahun 2015 kepada 517 ribu orang pada tahun 2016. Malahan RMK Ke-11 telah melaporkan bahawa 57.5% daripada mereka yang menganggur merupakan anak muda yang berusia 15 – 24 tahun dan kadar pengangguran belia adalah setinggi 10%.

Saya mendesak Kerajaan Malaysia supaya memandang serius terhadap isu pengangguran yang menjadi makin serius ini. Apakah rancangan kerajaan Malaysia dalam membela nasib anak muda yang tidak dijaga ini?

Di samping itu, Angkatan Muda KEADILAN turut ingin menyuarakan bantahan terhadap keputusan Kerajaan yang telah mengeluarkan kad sementara atau Enforcement Card (E-Kad) bagi membolehkan majikan membuat permohonan penggajian semula Pendatang Asing Tanpa Izin (PATI) secara sah. Saya merasa khuatir bahawa keputusan ini turut menjadi sebab berlakunya salah guna kuasa serta rasuah yang berlaku dalam permohonan dan kelulusan E-Kad ini.

Mengapakah Kerajaan Malaysia tidak menghantar balik PATI tetapi membenarkan mereka terus berada di dalam Negara, malahan membenarkan mereka membuat permohonan untuk terus bekerja di dalam Malaysia? Keputusan Kerajaan ini kelihatan membela nasib golongan PATI yang telah memasuki ke dalam Malaysia melalui cara haram dan mengancam keselamatan Negara. Mengapakah Kerajaan Malaysia memilih untuk membela nasib para majikan tetapi mengetepikan isu keselamatan dalam Negara?

Akhir sekali, saya mencadangkan kepada Kerajaan Malaysia supaya membatalkan perkhidmatan orang tengah dalam pengurusan pas pekerja asing tetapi memperkenalkan sistem dalam talian baru yang membenarkan majikan membuat permohonan sendiri untuk pendaftaran pekerja asing mereka.

Daripada membenarkan orang tengah mengaut keuntungan melalui permohonan permit kerja pekerja asing, Kerajaan Malaysia seharusnya menggubal satu dasar baru yang dapat menjamin hak pekerja Malaysia serta menyelesaikan isu pekerja asing dan ini pasti dapat menjamin kemajuan dan pembangunan ekonomi Malaysia, tetapi bukan menjaga kepentingan orang tengah sahaja.

YB Lee Chean Chung
Ketua Penerangan AMK
ADUN Semambu, Pahang

【新闻文告】公正党呼吁政府签署国际难民公约 李健聪:也需正视人民高失业率问题

人民公正党青年团宣传主任李健聪呼吁国阵政府停止政治作秀,并立即签署国际难民公约,而非透过允许300名难民在国内工作捞取廉价宣传的同时,却拒绝承认难民地位。

李健聪表示,国阵政府在难民课题中立场摇摆不定,把本应是人道课题的罗兴亚难民问题当成一场政治表演秀,并拒绝签署国际难民公约承认难民地位,让人失望。
22214_372934209567277_6423037350870531376_n
副首相兼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允许持有难民卡的罗兴亚人工作的实验计划,将于3月1日开跑。

“纳吉政府于去年十二月在蒂蒂旺沙体育馆举办了声援罗兴亚人示威集会,并发表演讲表示将捍卫罗兴亚难民的利益。然而在罗兴亚难民危机爆发时,纳吉政府不仅拒绝接受难民上岸,也拒绝向难民伸出援手。很显然的,巫统所举办的示威只是纳吉政府安排的政治表演,虚伪的纳吉政府根本没有解决难民课题的决心。”

“由于马来西亚未签署《1951年联合国难民公约》与《1967年难民地位协议书》,因此难民在马来西亚不会获得各种权益的保障,法律地位也不受承认。如果纳吉政府真心要解决难民课题的话,我呼吁国阵政府立即签署国际难民公约,遵守所有公约上的条约,给予难民工作权、居住权,并保障难民的法律地位。”

李健聪也是彭亨州士满慕区州议员。他也强调,除了不分地域与宗教声张国际人道主义,国阵政府同时应专注解决国内子民面临的就业问题。

“根据大马统计局所提供的数据,马来西亚于2016年11月的失业人数在一年内增加了8.3%,从原本的47万1500人增加至51万700人 。”

“我国的失业大军,大部分是青年。根据《第十一马来西亚计划》,在2013年,有57.5%的失业人士是15至24岁的青年。而青年的失业率高达10%。”

李健聪也抨击阿末扎希向有雇主的无证移工发放临时移工卡(E-Kad)的措施,并担忧滥发临时移工卡,可能带来滥权与贪污现象。

“难民与移工不同。前来寻找工作的外籍人士逾期逗留,已经显示我国执法与边防的重大疏漏,阿末扎希必须向公众解释。”

“为何国阵政府不遣返已属非法入境,并侵犯法律与国家主权的移工?为何阿末扎希向雇主低头,但却牺牲本地人的利益?每个临时移工卡价格多少,如何确保没有台底交易?”

李健聪建议取消中介服务,并以雇主直接申请及自行登记移工的系统取而代之。

“我们更本无需透过移工供应机构聘雇移工,只需要拟定合约及劳工保障计划,移工就不能逃跑及在别处工作。国阵政府这般朝夕令改的政策,不止重创我国经济,更影响我国人民的就业前景与劳工权益。”

当今大马专栏 – 公平机会法令,公平吗?

默哈末卡立(Muhammad Abdul Khalid)于两年前撰写的《不平等的颜色:马来西亚族群、阶级、收入与财富》(The Colour of Inequality: Ethnicity, Class, Income and Wealth in Malaysia),掀起学界与公共舆论。该书大量引述平时难以获取的官方数据来论证我国收入与财富的不平等,是部只有“局内人”才能完成的报告。

值得一提的是,卡立在其“第四章:为何存有鸿沟?”中,提到其中一项让不平等延续之肇因,在于“劳动市场的障碍”。卡立引述马新社新闻资料,在公共领域就业上,土著占85.7%、华裔6%以及印裔4%的公务员职位(141页)。卡立认为,华裔不热衷加入公务员大军,原因乃薪资过低与缺乏升迁机会。无论如何,他赞同:“马来西亚是个多元族群的社会,因此无论起因为何,其公务员比例,至少需要反映国家的族群比例”(第143页)。

然而,卡立亦表示,私人界同样存在产生不平等的歧视问题。私人界创造我国85%的就业机会,而无论如薪资偏低、升迁受阻、培训机会受限,甚至就业机会等,都存有选择性对待的问题。为了印证其论点,卡立整理中英媒体与网络招聘服务的征聘启事,发现相当部分的工作阐明需懂中文,如下:

州属 列明中文为工作需求的征聘启事
柔佛 37%
沙巴 30%
雪兰莪 29%
马六甲 28%
砂拉越 27%
森美兰 27%
吉隆坡 26%
槟城 24%
霹雳 24%

资料来源: JobStreet.com.my,2010年6月14

虽然许多工作的特质与职位并不需要中文能力,但征聘启事内却阐明“中文为工作需求之一”。卡立辩称,要求在本地工作且语言与工作需要无直接关系的申请者能使用中文,对非华裔申请者而言是项歧视。卡立也引述他与李活安博士于2012年所公布的报告。该调查寄出多项假履历,再研究回覆状况,结果发现马来西亚私人界雇主(包括华人、马来人与华裔雇主),皆倾向于聘请华人多于马来人。[1]许多其它研究也证明,在私人界薪资方面,无论其阶位高低,给予非华人员工的薪水皆少20至30%。

卡立认为,一个可能的解释是,华人认为公共领域歧视其族群,因此在私人界也施加差别待遇。但是他也承认,没有更多的资料与研究支持这项假设,但这种相互歧视对于国家长远发展不利,因此必须即刻应对。

作为政策建议,卡立倡议设立“公平机会法令与委员会”,好在政府与私人界提倡公平与平等的机会。卡立建议政府应鼓励私人界,甚至给予奖励,好让劳动力反映我国的人口结构。其中一项建议为:私人企业需呈报其员工族群比例与薪资结构。

姑且不论卡立的建议是否合适抑或矫枉过正,他倡议的公平机会法令,以及奠基于反歧视的原则,确实是正当且符合普世价值的一项诉求。

当然,卡立在其著作中亦没有提到(还是“选择性”忽略)一些事实,譬如巫统国阵政府至今并没有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2],谈何反歧视?新经济政策(还是国家发展政策,或是让人混淆的新经济模式?)至今亦没有明确、公开且有时限地公布其扶弱政策,又有何正当性要求私人界效仿?攫夺型政权的贪污滥权破坏扶弱政策精神,如何让全民再相信该政策是在劫富济贫,而不是劫贫济富?

让我们先别断章取义。无论您是否赞成卡立的结论,但这项确是有立论基础与资料佐证的报告,且笔者至今未看到其它学术机构、民间教育组织、文团体化与商会提出客观的论证。在没有必要懂中文的工作环境规定申请者要懂中文,是项歧视吗?为什么华裔不热衷成为公务员?华人在私人界,是否与马来人在公共领域一样,享有优先待遇?

《公平机会法令》,公平吗?公平机会委员会的成立,是个促进国民共识、推进民权的难得机会,还是会被个别解读为合理化歧视的狡诈平台?华社、公民社会与朝野政党,是时候积极讨论,提出主张,设定立场。

[1] http://www.malaysia-today.net/malaysian-employers-practise-racial-bigotry-study-shows/
[2] http://www.themalaymailonline.com/malaysia/article/ngos-to-putrajaya-ratify-human-rights-treaties

_______________